<cite id="rlthr"></cite><cite id="rlthr"></cite>
<var id="rlthr"></var>
<cite id="rlthr"><span id="rlthr"><var id="rlthr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rlthr"><video id="rlthr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rlthr"><strike id="rlthr"><listing id="rlthr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rlthr"></var>
<cite id="rlthr"></cite>
<var id="rlthr"></var>
<var id="rlthr"></var>
<var id="rlthr"><video id="rlthr"><thead id="rlthr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ins id="rlthr"><span id="rlthr"><menuitem id="rlthr"></menuitem></span></ins>

今日話題 | 9歲男童之死:精神病人,當真無解?

特約作者|李勤余

11月5日,湖南長沙,一名9歲男童被一名成年男子連續毆打后死亡。男童母親撕心裂肺的哭喊,令聞者無不動容、痛心。

行兇者生活中不穩定的精神狀態,逐漸引起了公眾的關注。精神病人,這一社會中的特殊群體,也再度成為輿論焦點。這場沒有人愿意看到的悲劇,到底是怎么發生的?如何防范精神病人可能給社會帶來的危害?我們應該如何看待精神病人?這些疑問,縈繞在公眾心頭。

指責路人的“冷漠”,更要看到行兇者的不可預測性

悲劇發生后,輿論首先關注的是有人拍片、無人施救的“旁觀者現象”。不少媒體嚴厲批評了圍觀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、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認知。

不過,隨著調查和報道的深入,公眾也漸漸獲得了更多事發現場的信息。根據“北青深一度”的報道,現場圍觀的多數是60到70歲的老人,面對身強力壯持有兇器的兇手有心無力,只能撥打110,或是就近求援。警方也證實,當時接到了多個報警電話。

“澎湃新聞”也采訪了當時正在案發地的工人。他表示,自己曾和工友一起,試圖利用防墜網和木棍制服行兇者,只是因為行兇者有自殘傾向才作罷。

寫下這些信息,并不是為了給那些“旁觀者”辯護。事實上,正因為人類不是冷血動物,面對同胞遇到的危險,人人都應積極守望相助。再多的理由,也不能為那些畏縮不前的旁觀者“洗白”。

但值得深思的是,在居民迅速報警、旁人立即靠近的情況下,這場悲劇為何還是未能被阻止?

根據被害男童三叔描述的監控內容,孩子從摔倒到不再動彈,只有幾十秒時間。而男童與行兇者在電梯廳相遇幾十秒后,后者持兇器追趕前者,最終釀成悲劇。綜合起來看,這起事件留給眾人的反應時間相當短暫。而行兇者被控制后的語無倫次,也從側面說明其行為具有高度的不可預測性。

所以,路人的“冷漠”固然值得批評,但潛藏在該事件中的安全隱患更不該被忽視。正因為行兇者的行動無法被預測,事先的防范措施也就顯得尤為重要。根據多家媒體的報道,事發小區居民曾多次提醒物業公司,他們在小區內遇到了另一名疑似精神病患者。然而,除了提醒相關家屬加強管束外,物業公司似乎并未拿出更多切實的安保措施。

有人認為,發現疑似精神病人時,就該對小區內的此類情況進行摸排。只是,這樣的做法是否具有可行性?即使進行摸排,單靠物業公司能否排除安全隱患?

目前,警方尚未確定行兇者在事發時的精神狀態。但值得追問的是,如果社區內真的存在精神疾病患者或精神狀態不穩定者,該拿什么來保障居民的人身安全?這是比路人的“冷漠”更令人擔憂的問題。

如果監護人無力管理精神病患者,該怎么辦?

針對精神病患者這一特殊群體,我國法律絕非無所作為?!缎谭ā返谑藯l規定,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認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為的時候造成危害結果,經法定程序鑒定確認的,不負刑事責任,但是應當責令他的家屬或者監護人嚴加看管和醫療;在必要的時候,由政府強制醫療。

《刑事訴訟法》中也規定,實施暴力行為,危害公共安全或者嚴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,經法定程序鑒定依法不負刑事責任的精神病人,有繼續危害社會可能的,可以予以強制醫療。

因此,一些網友精神病人可以“為所欲為”的說法,肯定是站不住腳的。但是,《精神衛生法》明文指出,經其監護人同意,醫療機構才能對精神疾病患者實施住院治療;監護人不同意的,醫療機構不得對患者實施住院治療。

可見,當下,精神病者的監管基本交給了監護人。如果監護人不同意家人接受強制治療,那么在家看護管理就成了主要的監護方式。

當然,《精神衛生法》中對于非自愿住院治療劃分了不同的情形,是要防止“被精神病”狀況的發生,這同樣是對個人權益的有力保障。問題在于,如果有些精神障礙患者身處弱勢群體家庭,他的家人沒有能力、也沒有意愿去管理他,那該怎么辦?

說回這場悲劇中的行兇者。平心而論,他所在的家庭,也有值得同情之處。據行兇者父親介紹,老夫妻為了治療兒子的疾病,偷偷把藥摻在飯里。醫生說熱飯不行,會影響藥效,他們三人就吃了兩年多的冷飯。而從其表述的一些信息來看(比如,老夫妻文化不高,送兒子去打工等),這個家庭的生活狀況恐怕并不盡如人意。

只是,這些情況也不能為這個家庭開脫責任。因為覺得行兇者的情況“比較正常了”,老夫妻已經為他停了藥,這顯然是不負責任的行為。與其說行兇者父親完全“沒想到”其會做出暴力行為,不如說,該家庭在管理精神疾病患者方面一直是有心無力。

于是,又回到了之前提到的那個問題——如果監護人無法有效對精神病人進行監管,也不愿意讓其接受強制治療,我們該如何保證其不對社會造成傷害?

雖然,行兇者父親再三表示,“肯定會賠償人家的”,但是被害者家庭所遭受的巨大精神痛苦,顯然是任何經濟賠償都無法彌補的。這場悲劇留下的問題,理應引起重視。

精神疾病患者,需要的是關愛而不是歧視

雖然沒有人愿意看到這場悲劇的發生,但一些過激的觀點,也不應該得到輿論的支持。有人憤怒地表示,應該將所有精神疾病患者集中到一處,進行強制管理。

部分網友的情緒應該得到理解,但必須認識到,精神疾病患者更需要的是關愛而不是歧視。而一個社會對待特殊群體的態度,也決定了其文明程度。正如法國哲學家??滤?,如果對精神疾病患者采取不人道的措施,最終帶來的只會是社會性暴力。

事實上,精神疾病患者離我們并不遙遠,絕非真正意義上的“異類”。根據國家衛健委疾病預防控制局2018年公布的數據,截至2017年底,全國13.9008億人口中精神障礙患者達2億4326萬4千人,總患病率高達17.5%;嚴重精神障礙患者超1600萬人,發病率超過1%。目前,上述數據仍在不斷增長。

可以說,雖然如今人們的生活水平正在不斷提高,但隨之而來的快節奏、高壓力,也給人們的精神健康帶來了負面影響。一個殘酷的事實是,每一個人患上精神疾病的可能性,都在變高。

不久前,演員熱依扎在社交媒體上坦誠自己曾患上抑郁癥,結果遭到了不少網友的語言攻擊甚至是人身攻擊。迄今為止,熱依扎和網友之間的“戰爭”還未完全偃旗息鼓?;ヂ摼W時代所獨有的情緒極化,讓越來越多的人無法擺脫心理上的問題。

正因此,我們更應拿出一些切實的措施,積極幫助和關愛精神疾病患者,而不是對他們“喊打喊殺”。

如我們所見,一些家庭或許無力監護精神疾病患者。在這種情況下,社會力量的介入就顯得很有必要。2017年6月23日,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印發《順德區嚴重精神障礙患者監護工作及補助辦理暫行辦法》。該規定指出,作為嚴重精神障礙患者的監護人,履行了相應責任后,可獲得每年5000元的補助。

此類做法,既能解決相關家庭的燃眉之急,又能鼓勵其主動肩負起監護責任,無疑值得推廣。只是,中國幅員遼闊,各地民情不同,如何推而廣之,顯然還需要再做調研和思考。

在長沙發生的悲劇中,涉事小區并不清楚行兇者精神狀態的情況,也不應該再持續下去。如果規定精神病患者回到社區后必須接受隨訪,并做登記管理,或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幫助相關家庭做好監護工作。

當然,此類措施離不開規則的制定、法律的支持。這也意味著,給精神疾病患者多一些關愛和幫助,需要全社會方方面面的共同努力。把所有壓力都堆積在某個家庭或社區上,是無濟于事的。9歲男童的鮮活生命已然逝去,但我們能為他做的,還有很多。

第4615期


澳門ktv招聘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台湾宾果论坛